“老虎”依田纪基被禁赛半年之后 打倒武宫正树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6

  文章来源:围棋之秘

  4月2日,依田纪基时隔四十七天重新出现在日本棋院。2月12日他被处以禁赛半年的惩罚后,2月13日怒闯棋院遭“劝退”,此后连续四盘正式比赛被判弃权败。但依田通过律师的操作,以“保全申请”,即在法律判决之前保护财产不受损的理由,得到暂时的和解,日本棋院遂同意他从4月2日起恢复比赛。

  4月2日上午,使出标准落子姿势的依田纪基。如他多年以来的习惯,开赛前将手表摘下,放在棋盘旁边。(图片由《朝日新闻》记者所摄)

  可是,令依田纪基难过到几乎又要在网络上发作的是,2月13日新一届NHK杯抽签,原本有资格入围五十人阵容的他由于被禁赛,而从名单中剔除。NHK杯虽然算不上大头衔战,但因为每周日都会在公共电视频道上播出,经年日久,成了日本围棋爱好者的一种生活方式。不能参赛代表着这一年失去了露脸机会,使依田大叫“悲伤啊”。

  依田纪基的“复出战”是第46届名人战预选赛,对手是和他同时代,曾获得本因坊战冠军的韩裔九段赵善津。不过在他与日本棋院产生距离的四十七天里,世界发生了剧变。新冠肺炎疫情在全世界蔓延,日本也概莫能外。这期间,依田纪基在东京皇居东御苑散步,发现和平时相比几乎没有人,路上见到的人数不超过十个。他很快明白过来,原来中国和韩国的游客都不见了。依田在个人博客里写道:“很抱歉,让我独自享受了广阔的景色。曾经看过上皇陛下(指明仁天皇)在这里看池塘里鲤鱼的录像,一想到自己也站在同一个地方,心情就很快乐。”

  依田纪基在东御苑拍摄的锦鲤和樱花。(此图及下图来自依田纪基博客)

  这段时间,依田纪基仍然在博客上晒菜谱,但基本还是生鱼片、煮萝卜山药、豆瓣酱炖冻豆腐、番茄咖喱连吃三天不嫌烦的老套路。此外,他偶尔涉及围棋解说,比如解释他引以为豪的“筋场理论”,认为自己是对“手筋”下定义的第一人,也提及“实利与厚味”这一对可以引申到广泛的人际生活的概念。但人的性格终究无法改变,到了此时,他还在反复陈说自己的行为都是出于公心,不会说谎。又说起日本棋院指责他“不是社会的典范”,对此依田承认是沉溺过电子游戏,但围棋界优秀的人固然有很多,可是把全部棋手都放进社会中去评判,不如他的也有很多。“名字我就不说了,如果执行部门有疑问的话我会告诉你们的。”甚至说出了“如果把我说成是社会典范,连我的粉丝都会觉得惊讶吧”这样自暴自弃的话。

  依田纪基的食谱千篇一律,新意不足。

  虽然疫情之烈日甚一日,但日本棋院每周一、四的比赛日雷打不动,很给人“原爆下的对局”精神传承的感觉。不过,职业棋手可以不惜身命,棋院却必须对衣食父母负责,因此日本棋院面向业余爱好者的比赛大厅、指导棋、公开讲解等一律取消,整座八层大楼全部用于职业棋战。原本能安排十盘比赛的对局室,现在减半至五盘,加宽距离、开窗通风以避免可能的传染。

  4月2日上午十时,依田纪基史无前例地戴着口罩来到日本棋院六楼A对局室,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。一个多月的禁赛时光,久别重逢,棋盘棋子陌生了吗?一代大豪赵治勋也进了房间,他与王立诚的比赛就在依田与赵善津的邻桌。据现场媒体报道,赵治勋看到依田,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,没有说话。同情,怜惜,难过,激励,种种情绪尽在不言之间。

  依田纪基与赵治勋同排而坐。(图片由《产经新闻》记者所摄)

  这盘棋是依田纪基的好局,且不说赵善津近况糟糕,去年年末棋圣战不敌业余棋手,半个月前的阿含桐山杯输给女棋手大泽奈留美,就算是赵善津的全盛时期,对依田也难求一胜。早早进入“接龙”状态的赵善津意兴阑珊,下午四时就投子认输。局后接受记者采访时,依田纪基表示在这种状况下能够参赛十分不易,对序盘错过交换的一手大为后悔,认为取胜是对粉丝的回报。都是普普通通的场面性发言。

  然而回到家中,登上博客的依田纪基不再温良敦厚了。他宣布,当天的比赛结束后,自己提交了竞选下一届东京棋士会会长的申请。在依田看来,如今的东京棋士会已成为日本棋院执行部门的下属机构,沆瀣一气。这不该是棋士会应有的姿态。

  依田纪基表示,他曾经担任过东京棋士会会长一职,棋士会的责任就是收集棋手的意见,特别是对执行部门的意见。依田说:“我11岁就立志成为一名棋士,14岁入段,在日本棋院度过了人生的大半。日本棋院是养育我的父母一样的存在。”因此,日本棋院更应该对言行负责,堂堂正正,公开透明。

  在博文中,依田特别透露:“我和总务确认过了,现任棋士会会长武宫正树已经提交了参选申请。”显然,依田纪基确认了自己的竞争对手。“打倒武宫正树”,成为他挽回名誉的心声。

  随后他说:“如果棋手们认为现在东京棋士会的作为没问题的话,就让我在选举中失败吧。”

  依田纪基与日本棋院的纷争自2019年6月始,近一年来愈演愈烈,到了2020年4月,不仅在舆论、赛场、法律领域进展迅速,又将步入棋手选举这一新战场。

(责编:樊璐璐)